当前位置: 首页 >> 食材

卿空记哀乐大乱营养

2021-01-12

来源:

人气:0

卿空记 96 哀乐大乱

群山之中,各偏殿众星拱月般地将喜乐大殿位居其中,甚是威严,喜乐大殿内亿年来的白色玉石王座上的独角兽依旧面目狰狞,体态矫健。

而此刻喜乐大殿前的确如元亦所料,有部分守护前殿的士兵突然反戈相向,直指王座。

理由是:元亦作为哀乐国王,一而再再而三地缺席早朝,态度顽劣;偏爱王后,证据不足,错杀韩家忠良

元亦第一次缺席早朝是被韩桑下毒,性命垂危,但是700多年后才有成熟时机将韩家势力连根拔除,这两条罪状即使都有隐情,但在这大殿之上,士兵围剿之时,根本不可能说清。

更何况,这殿前谋逆肯定是受人指使,否则这一群殿前精兵怎会说反就反,并将控告元亦的罪状说的如此头头是道。

如此场景,和绿言国的预言湖泊所呈现的场景完全吻合。

梅太后站在喜乐大殿前,一向温柔慈爱的模样现在有些肃穆威严,“亦王只是去绿言游历,岂容你们在这放肆”

“绿言小国哪里用得上亦王亲自去,就算真的如此,绿言和我哀乐途中距离这般遥远,亦王为何要置政务不顾?分明就是顽劣成性”士兵中有一人反驳道,其他人脸上表情皆与这士兵相同。

绿言是天际微不足道的小国,这也正是元亦嘱咐梅太后如此说的原因,没有谁会将一个小国放在眼里,自然也不会追究此事的真假,所以足以为他延缓一段时间。

如今韩桑第一将军之职被革去不久,木哈虽神术不弱于韩桑,但排兵布阵的头脑远不及韩桑,所以这段时间的哀乐国殿前,军纪自然不如从前,再加上时间仓促,否则也不会让士兵在喜乐大殿前反戈相向的局面出现。

放眼殿前,也唯有木哈的亲信手下能暂顶片刻。可是若真的兵戎相向,梅太后和木哈未必就有全胜的把握,能选留在殿前的士兵,神术自然不会低。

祈公主面色淡然地站在梅太后身边。既不惧怕也不觉得突然,和她平日里骄纵的公主模样十分不同。700多年前,元亦突然消失时,她自然不是现在这番能坚定地站在梅太后身边的模样,可一旦经历过王权也决无过分谦卑的必要。认识到这一点的残忍心机。在大事面前,如何也不会有小女儿模样。

青禾此刻自然是担心和元亦一起消失的卿空,而萧智除此之外,并不打算插手哀乐殿前之事。

卿空则在悬崖顶上和七个身份不明的冰封构建者僵持不下,好在千颜和涤泪虽不能破解冰墙,但好歹冰墙已经没了加重的趋势。

一筹莫展之际,卿空突然想起这几日在悬崖顶和萧智一起研制狄风的保养容颜之水,虽然没什么进展,但萧智擅长制毒,倒是阴差阳错间研制出了显现原形的药物。

卿空直接将捆绑那领头者的千颜藤蔓拉近。在那领头者惊诧的瞬间将此药物放进了他的嘴里。这七人显然用神术易容过,连声音都分不清男女,他们既然启动冰封术,那就肯定没想过元亦还有生还的可能。那就是想要瞒着她,她倒要看看到底是何人,要将哀乐置于混乱之地。

那领头者从起初的惊诧慌乱到现出原来容貌的轻蔑笑容,让卿空一时忘了此刻千颜藤蔓还在起着锁仙链的作用。那领头者趁着卿空错愕的空隙,直接和剩下的六人逃之夭夭,“如何?卿空宫主可喜欢我的这份大礼?只是没想到,除了央王之外。宫主既然会为了另一个王者如此费心”密林深处,这声音听的尤其刺耳。

那领头者是宏烟

那一袭红色将军袍在这已经大亮的悬崖顶显得格外突兀刺眼。她身边的六人想必就是语妃一直培植的亲信,神力高强,誓死效忠。

所以他们才会在一开始挟持她时掉以轻心。因为她离开往生时神术尽失。可是如果只有语妃和宏烟,她们不会对她手下留情,她们问题三:漂白剂化 杯具 为神奇的背后……卿空看着那坚硬的冰墙,哀乐一旦大乱,各小国如需转载请注明链接!谢谢!或许可以乘机增强各自势力,可真正能够铤而走险不可同日而语的是往生。

往生……卿空不敢再想下去。

复央上段时日要带她离开哀乐。临走时说过,“就算一举歼灭哀乐国,我也会带你回去”果真如此的话,此刻的卿空再无任何感动。

复央以为天际之谴必死无疑时,将她许配给元亦,以哀乐王后的身份保她性命无忧。哀乐往生联姻虽对两国都有益处,但对于元亦而言,依旧是被利用。元亦既然答应,有多少是对卿空的情分?在此次他明知自己和哀乐无比凶险,却还是执意要来,就能看的透彻。

可是对于复央而言,是天际之谴后违背两国交好的共识,而在哀乐前朝势力最薄弱之时乘机将哀乐一举歼灭。他就算是为了夺回她,又如何让她感动回头?王权之上,不义之事自然多得多,可是以语妃势力用冰封神术将元亦陷入死地,实在不是卿空可以接受的手段。

复央大可以和哀乐正面交锋,可他用的却是劫持她来扰乱元亦方寸的手段。

元亦若今日来救,势必性命堪忧;元亦若今日不救,她对元亦自然越发淡漠,因为王者无情,复央伤过她,她绝不会再将自己陷入那番境地。

这般机关算计,层层不漏,丝丝入扣,让她如何以为,这只是单纯的要接她回往生?

是顺手兼并哀乐,还是顺带捎走她?

卿空只觉心中隐痛,额头上遍布细密的汗珠,看来心结又犯了。她看向那坚冰之墙,想必涤泪和千颜也拖延不了多久了,既然她猜中了些什么,那么就更不能让元亦有事

复央若真有兼并哀乐的野心,她绝不能成为唯一的借口

喜乐大殿前,没有谁一声令下,可谋逆的士兵却一哄而上,顷刻间,哀乐自家神明兵戎相向,木哈率领几个精兵团团护住梅太后和祈公主。

“木哈将军尽管放心,此地有萧智神医在,他善用奇毒,我和祈儿不会有事”梅太后对木哈说道,祈公主则在一旁则郑重点头。

萧智却幽幽地来了一句,“我可没说我会施毒救你们”

青禾自然瞥了他一眼,他就当作没看见,继续将手往衣袖里缩了缩,一副看好戏的架势。这哀乐国的白日光晒的人越发的懒了。

而木哈看了萧智一会又看看梅太后和祈公主,便头也不回地冲入敌阵,他一向嘴拙,即使性命攸关之际,也只顾闷声杀敌。

他对元亦也不是言听计如果单纯对增量房而不对存量房征收房产税从,凡事都看自己心意,当初元亦表面上为了卿空疏远韩莲,将韩莲故意挡在嗔痴殿外时,他还因此惹怒过元亦。

但元亦向来不会对他多加责怪,反而由着他畅所欲言,无非深知他看似粗犷无理的外表下实则是不二的忠心。

如今元亦不知去向,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喜乐大殿失陷。萧智即使一副袖手旁观的模样,为了王后,也会护梅太后和祈公主周全。未完待续。

...

成都生殖感染
唐山男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妇科医院哪家好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