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饮品

谜天地锻第一十六章身份

2020-09-24

来源:

人气:0

天地锻 第一十六章 身份

“慌什么,继续啊!”苏锦娘微笑着。那般的微笑,未见百媚生,惟有寒意来。

一老一少都是一副经验丰富的模样,闭口不言。

“厉风雪,你认识那个少年郎嘛?”苏锦娘指着被包裹的像只粽子的焦羊儿,盯着正欲摇头否定的疯老头,道:“别着急,瞧仔细了再说!”

白衣阎罗,厉风雪,如今的疯老头。隔世十八载,摇头否定亦是自然。但是,苏锦娘的这般言语,却让疯老头的心提了起来。疯老头有些心神不灵地走向了角落的焦羊儿,揭开了裹在脸上的白布。

“女娃娃!”

疯老头真的疯了,双手乱舞,往后跌去,甚是恐惧的模样。跌坐在地上的疯老头,又远远地跪下了,朝着焦羊儿的方向连连磕头,喋喋不休。

“嗖!”

苏锦娘的指间弹出一物,直击疯老头的脖颈,疯老头倒在了地上,没了动弹。

“老头儿怎么了?”贾富贵有些担忧地问道。

“死不了!”苏锦娘的眼神斜向了贾富贵,道:“我不喜欢废话多的人!”

贾富贵收声,闭口不谢泼德在《家庭医学年报》上撰文指出言!

苏锦娘指着焦羊儿,吩咐道:“扛上他,跟我走!”

“啊,哦!”贾富贵答应着,行动却迟疑了,有些不舍地望向了倒在地上的疯老头,鼓足了勇气道:“大娘,我想带上老头儿一起走!”

“什么?”苏锦娘厉声再起。

“我要带上老头儿一起走!”贾富贵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好吧!”苏锦娘没有发飙,嘴角闪过一为一方经济社会发展抹笑意,心中对贾富贵多了些赞许。

贾富贵跟在苏锦娘后面出了天牢,如此地堂而皇之。这一路的顺畅,让贾富贵心惊不已,看守天牢的官员士卒们怎么全都睡了,难道全是给眼前的这位收拾了?

走着走着,贾富贵觉着方向有些不对了,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娘,咱们不是回食为天啊?”

“我有说过回食为天嘛?”苏锦娘瞥了眼贾富贵,不容置疑道:“少废话,跟上!”

入夜了,天越发黑了,伸手不见五指。苏锦娘终于在一片林子前止住了脚步,慎重其事地问道:“臭小子,你愿意与我一起进去吗?”

“什么意思?”

“进去了,你将看到不该看的,听到不该听的!”苏锦娘给了贾富贵一道选择题,道:“退则安家立业,进则颠沛流离!”

贾富贵抬眼望着苏锦娘手中的焦羊儿,咧嘴笑道:“羊儿在哪儿,咱在哪儿!”

如此,苏锦娘无言,往林子里去了。然而,跟着进去的贾富贵瞬间后悔了,双腿哆嗦着往前移动。林子是林子,立着的却是一块块的墓碑。墓地中,闪烁着零星的鬼火,犹如一双双眼睛,紧盯着入侵的二人。

“到了!”苏锦娘的声音柔和了许多。

“大娘,这是什么地方啊?”放下疯老头的贾富贵抹了把额头的汗,一半累的,一半吓的。

“将军墓!”

苏锦娘立在一块墓碑前,似有回忆,似有抽泣。

贾富贵察觉出了苏锦娘的情绪变动,往苏锦娘面前的那块墓碑多瞧了几眼。

镇国公蒙千军之墓!

“有人谋杀你一生挚爱,你该怎么办?”苏锦娘的声音里有着太多的情绪,哀思,怨恨,决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片英雄冢的影响,贾富贵不自觉地冒出一个豪气干云的“杀”字。

“年纪轻轻,戾气太重!”音落,一位素衣童颜的中年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杀该杀之人,戾气重,又如何?”苏锦娘反驳道。

中年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一笑而过。转而询问道:“锦娘,你唤我前来何事?”

“还你一个人情!”苏锦娘瞥了眼旁边沉睡的俩人,解释道:“当初,你留我儿子一条命。今日,我还你一个儿子!”

“哦?”中年人显露出一副惊奇的模样,眼神却不自觉地落在了焦羊儿的脸上,再也没能移开分毫,逐渐地,眼眶里有了泪光。

半晌,回过了神的中年人,神情内敛,恢复了伊始的模样,道:“锦娘,提条件吧!”

“当年,那件事的主谋是谁?”

“曹秀!”

“真的不是你?”

“不是!”

“她,为什么?”

“为自己的儿子扫除威胁吧!”中年人的眼神里多了些许悲凉,叹声道:“如今,我也成了她眼中的威胁了!”

“千军说的对,皇家无亲情!”苏锦娘望着中年人的颓势,态度有了缓和。

“锦娘,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中年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焦羊儿身上,眼神中满满的怜爱,然而,却又决绝道:“护他安全,暂时离开丰熙!”

“为什么?”

“那个女人又有动作了,动静很大!”中年人有些担忧地解释道:“我不想这个孩子再有任何闪失了!”

“你该问你的臣子!”苏锦娘指着墓碑,似有怨念道:“我只是一个为夫复仇的寡妇

,不懂大局,不懂国事!”

“锦娘玩笑了!”中年人走进了墓碑,看得入神,怀念道:“千军不是我的臣子,是我的兄弟!”

“你们这些臭男人,张嘴是兄弟,闭嘴还是兄弟!”苏锦娘佯怒,眼神扫过似雕塑般的贾富贵,松了口,道:“我儿子,你儿子,也说是兄弟,还有这臭小子!”

嘴硬心软的苏锦娘无奈摇头,叹了口气,给了贾富贵一个爆栗,拎起焦羊儿,转身便离去了。被苏锦娘敲得回过神来的贾富贵,满脸疑惑中又潜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自卑,望了眼那块墓碑,望了眼那位中年人,将疯老头重新放在了肩上,追着苏锦娘去了。

“锦娘,辛苦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中年人轻松了许多,面朝皇宫,负手而立,杀意升腾。

贾富贵埋着头,想着事,跟着苏锦娘,没有声响。

“走路没点声音,你鬼啊!”苏锦娘瞥了眼满腹疑惑的贾富贵。看着忧心忡忡的贾富贵,苏锦娘严厉不起来了,恢复到了最初的嬉笑模样,道:“臭小子,别憋出病来,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啊,咱,咱可以问嘛?”贾富贵是真怕了阴晴不定的苏锦娘,惊讶的有些结巴。

苏锦娘望着眼前如此畏惧自己的贾富贵,心疼道:“师傅以后不欺负你们了,有什么就问吧!”

“啊,咱还没磕过头呢!”

苏锦娘望见了贾富贵瞥了肩上的疯老头一眼,有些明白了,道:“怎么,想当厉风雪的徒弟?”

贾富贵沉默了,不知道该如何去辩解。

苏锦娘的眼神紧盯着贾富贵,好似刺穿了他的内心,继而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贾富贵慎重地点了点头。

苏锦娘的脸上有了怒意,慎重道:“厉风雪曾经杀了你兄弟的娘亲,你还要认作师傅?”

“哦!”贾富贵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转而,多了几分倔强之意。

“臭小子,你脑子进水了?”

“没有!”

“此事,以后再议!”苏锦娘突然发现自己拿贾富贵没办法了,无奈地撂下一句,继续前行。

“大娘,我还能问嘛?”

“问吧,问吧!”苏锦娘有些焦心了。

“中年人是谁?”

“丰熙大帝,羊儿的爹!”

“蒙千军是谁?”

“我的夫君,串儿的爹!”

然后,贾富贵便再次沉默了,两个人扛着两个人,一路无言,往着食为天去了。

夜深了,人静了。食为天的后院里,贾富贵独自一人盘坐在地上,托着下巴,望着黑暗,沉醉其中。时而喜,时而悲;时而欢,时而怒;时而温驯,时而倔强。

“胖娃娃,这里是食为天嘛!”有些尖锐,又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在食为天的院子里响起。


宝宝积食怎么处理
荆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3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