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饮食

原罪未央第三十八章巴别美术宫营养

2021-01-12

来源:

人气:0

原罪未央 第三十八章 巴别美术宫

“好大啊!”顾小小和许昕扬在走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站在一个宏伟辉煌的宫殿式建筑群的正前方的广场上。

“终于到了,这是一直想和你两个人一起来的,巴别美术宫。”许昕扬对着小小一脸温柔。

“恩。”小小呢喃道,这虽然已经是很熟悉的他许昕扬特有的温情,但是她还是会因为这几方倾尽心意而感到害羞。当然她并不知道,此刻她的烟视媚行正是许有的竟然对别人横挑鼻子竖挑眼昕扬想要达到的效果。

顾小小和许昕扬一同朝着巴别美术宫的正门的方向走去,首先必经之路就是这个建筑所在的广场。

这是一个八角形的巨大广场,长与宽都有三四百米,小小远眺四面八方,发现在八个角落都各有一个雕塑,虽然远远地看不清楚,但是小小能感觉得到那些雕塑的气势之浩大。

走了没一会儿,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三层式的喷水池,喷水池里有六个青铜雕的美人鱼四散而立、姿态各异,它们的手中各抱一条锦鲤鱼,从鱼的嘴中有几米高的水柱不断喷出,水花飞溅,宛若飘纱。

小小走近去看,在这圆形的水池中,第一层也就是最大的那一层有金色的小海豚雕像沿池一周,张着的大嘴都有一股扬高数米的喷泉向中心斜喷。而中间那一层有几个小巧的两片瓣状贝壳雕塑,从那微微打开的壳口中亦有喷泉而出,或向上喷射,或向下喷涌,一派万泉齐喷的景象蔚为壮观。

“好浪漫啊!”小小不禁出声感叹,这是右手感到被热乎乎的东西紧紧地包裹住,她扭头瞧去,只见许昕扬正自然地握住她的手,而视线则是落在喷水池最上层的单独的那个雕像。

那是一个男人的形象,他手握三叉戟,坐在一头巨大的马头鱼尾兽上,这坐骑只有一只前腿,脚爪之间有蹼,背部有鳍,雕刻得甚是精良细致。

“这是……?”小小询问道。

“海神尼普顿。”

“哎……这个就是海神吗?”小小有些不能相信,她有些咋舌,虽然说这个男人手持三叉戟的样子好像可以轻易掀起滔天巨浪,引发风暴海啸,使大陆沉没、天地崩裂,还能将万物打得粉碎,一副很是强悍的样子,但是总觉得有些心理落差。

小小觉得,像这种具有强烈侵略性的男子应该更加面目狰狞才对,但是他的表情却很是宁静,甚至有一丝亲切。

“在这个世上真的有海神的存在么?”小小自言自语。

“有些东西,它的存在其实就只是依靠认知罢了。”许昕扬沉声脱口。

小小看向陷入思绪的许昕扬,总觉得这话不是回答给她,反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或者是日的总结。恐怕这个环节 “认知吗?”小小没有弄懂话里包含的深意。

“其实,它只是罗马神话里的人物而已。”回过神来的许昕扬就这样终止了对话。

两个人继续向前走着,散步似的模式并不着急,今天这偌大宽广广场很是空旷,人并不是很多。

小小不自觉地仰望天空,今天的天空飘满了浓厚的积云,云体高大,云块底部灰暗平坦,顶部成重叠的圆弧形凸起。远处有的个体臃肿高耸,在阳光下边缘白而明亮,顶部还有头巾似的幞状云,很是明朗。

“阿扬,你快看!”小小指着天空,对着许昕扬高声呐喊。

许昕扬顺着小小的指示抬头瞻仰,所见到的尽是白云与天空的交织。

“看到了吗?这就是一副绝美的画作。”小小很是陶醉,憨憨地说出心里话。

许昕扬从来不知道,天空这样永存却又平常的事物也有人会关注,他扭头望着小小微笑的侧脸,脑海中不断重复着“阿扬”二字,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顾小小就那样站在广场的中轴线上保持着姿势,脖子酸了她都没有察觉,在这蓝白融汇的世界中心神徜徉。突然视线里有一个活物从她的头顶上方的远处飞过,敲醒了小小沉迷的精神。

小小望过去,那活物飞落在二人身处的前方,与一大群与之同样的活物会合。小小揉揉眼睛,这一大片白色的活物竟然是鸽子。

叽叽咕咕的声音从白鸽群的方向弥漫而来,小小圆溜溜的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这些鸽子。灰白的毛色,头顶广平,身躯硕大而宽深,喙硕长而稍弯,鸽眼环有的是红色或肉红色,有的则是粉红色。

小小眼瞅着这些大腿丰满、身子肥胖的活物,总觉得下一秒口水就会不受控制地向外流出,她吞了吞口水,拉着许昕扬从鸽子群旁边走过,没有惊吓到它们。

许昕扬被小小拉着,心里很是莫名其妙。本以为像顾小小这样的女孩子应该很是喜欢这种可爱的小动物才对,而且以他对顾小小的了解,她本该是第一时间跑跳着冲上去,然后群鸟乍散使她扑了个空,这是他预想的景象,原本还想看看这搞笑的情景,反倒让他自己扑了个空。

果然,这个女人总是出乎他的意料。

“我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没看见……”小小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分贝不停地念叨。

终于来到正门前,小小呼吸一滞,走近了才发现,刚才自己对于这建筑的想法实在过于浅显了。

首先入目的是出入口处的这一座三角形的玻璃金字塔,通体都是玻璃的建筑物,有稜镜的折射效果。它将各个方向所投射来的光线解析成各种颜色的光谱,在这白昼折射出太阳的耀目光芒,美轮美奂。

金字塔的后面是巴别美术馆的正馆,华丽古朴的u字形宫殿群占据了整根本没有能力为几天前去世的奶奶在这里购买一块墓地个广场的三分之一,自东向西横卧于此,而它的南、北翼各伸展出一长排互相对称的宫殿,壮丽而雄伟。

它上下照一个完整的柱式,底层是基座,中段是两层高的水泥灰色的巨柱式柱子,再上面是石英灰色的檐部和女儿墙。主体是由双柱形成的空柱廊。中央和两端各有凸出部分,将里面分为好几段。两端的凸出部分用鬼斧神工的枯色壁柱装饰,一辆车牌号为冀A95495的红色卡车下高速向他俩执勤的方向驶来而中央部分则用椅柱,上面是金茶色的山花和毛茛叶子的浮雕。立面前有一道坚固的护壕,在大门前架着桥。

眺望着整座建筑,目不暇接的是各种浮雕与装饰在石砖与玻璃窗间流连,这触目皆是的巧夺天工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令顾小小大开眼界。

“谢谢你带我来,阿扬!”小小很是激动,一下子抓住许昕扬的胳膊,使劲摇晃,兴奋不已,难以自持。

差一点就要留下遗憾了!幸好来了!

“看你说的,其实我要谢谢你才对,谢谢你达成了我的一个梦想,希望下一个梦想也可以……”许昕扬望着顾小小,话里若有所指,满目深情。

顾小小转头看向许昕扬笑着朗声宣布:“当然可以实现!一定可以实现的!”

许昕扬眼里闪过一丝动容,完美的神情有些崩溃的迹象……

顾小小,你并不知道我指的梦想到底是什么。

如果知道了,那你还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吗?

我挖空心思地抒写你命运的扉页,本来既定的结局,却因为订得极为拙劣而散乱不堪,以至于现在,我迷惘了。

“哟,真是甜蜜的一对啊!这大白天的,快要闪瞎人家的眼睛了!”娇媚的声音打破了此刻许昕扬自我思考的世界大门。

“罗莉丽?”许昕扬和顾小小同时叫出声来,他们看向身后,现在站在那里正望着他们的是一身水白色休闲西装的阿法和豹纹花样装束的罗莉丽。

顾小小看到阿法的时候一愣,抓着许昕扬的手突然没了力气,松开而垂落两侧。她深吸一口气去打量他,水白色的衣服果然最与他相衬,而那随意系着的缥色领带呼应了天空,也呼应了他那黑发闪着的蓝光。

阿法注意到小小的端详,身子靠近了身旁的罗莉丽,一把握住罗莉丽的手。

罗莉丽感受到阿法突然的触碰,心里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我就顺从其美好了。

罗莉丽顺势挎住阿法的胳膊,娇笑着冲一动不动的顾小小和默默无言的许昕扬说道:“我们来约会的!你们也是吗?真是巧啊!”

“罗莉丽,你能看见顾小小?”许昕扬假装大惊失色。

“能啊!我当时也是吃了一惊呢!”两个人一唱一和,却不知此时的顾小小根本什么就听不进去。

“罗莉丽,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隐藏得很深啊!”

“这叫金屋藏‘娇’嘛!话说你不也是嘛!哈哈!”无比灿烂的笑容,这神情就是沐浴在爱情之中的女人拥有的神情吗?

“赶紧进去吧!”阿法冷冷地出声,对着一旁的罗莉丽说道,便拉着她往美术馆里走。

“啊!法,我们不用和他们一起吗?”罗莉丽嘟着水润红唇询问。

“这是约会!不要和其他人一起,就我们两个!”声音很大,字正腔圆,一字不落地飞进顾小小的心里。

“是!”罗莉丽嗔笑着,然后回头对着顾小小和许昕扬喊道,“你们也好好的玩吧!这样一来,我们正好也不会打扰你们呢!”

“好了,我们也去玩吧!”许昕扬开口,却发现一直没有回答声传来,他转头欲去看个究竟,想要去拉顾小小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

只见,娇小的身影疏离而独立,两只胳膊环抱着自己、止不住地颤抖,苍白色的眸子有晶莹的液体浮得满满的,若有若无的啜泣被紧咬的嘴唇而压抑,这是即将破碎的残影。

许昕扬发誓他听见了,一首曲不成调的悲伤。

重庆治妇科医院
南通盆腔炎治疗哪家好
上饶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
TAG:
相关内容